風蕭

快樂的灣家鹹魚。

【周江】你是年少的欢喜

#校園pa
#雙向暗戀的他們
#感謝觀看

【00】
  
        夏日的午后,阳光穿透过窗子斜斜的射了进来,亮的有些灼眼。走廊外的树上隐约有几隻蝉,鼓噪的叫着知了,与老旧风扇的「喀喀」声一唱一和,谱成无趣的背景节奏。
  
  时间彷佛凝固了。
  
  臺上老师催眠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教室空间内,口中不同的数位与代数成了五线谱上唯一拥有音阶高低的音符,穿插在顽固节奏中,逸散在湿热空气裡。讲义上一行一行的数字随着乐章蠕动起舞,很难让人集中精神。
  
  江波涛用左手托着脸颊,右手百般聊赖的转着原子笔,目光转过整个教室。
  
  坐在最角落的吕泊远早已借着地利之便进入梦乡;左手边方明华正明目张胆地拿出英文作业来赶;孙翔虽然盯着黑板,但翻错页的讲义也说明了他其实只是在发呆;斜后方的杜明,头低着,躲在桌子后方划着手机;靠窗的吴启侧着身子,用老师鹰眼瞄不到的角落看着小说。

  环游了教室一周,最后定格在斜前方的身影。

  被日光灯稀释的金粉薄薄地落在那人身上,为他镀了一层柔和,莫名的让人一不开视线。许是因为炎热,又或者因为挡了光线,他伸手把稍长的浏海拨至耳后塞住,露出仍带有稚气,却已经看得出英俊的侧脸。

  江波涛一直暗暗庆倖班上没有女生。因为只有在这样充满直男的班内,「上课偷偷看校草周泽楷」才能成为他个人的独家福利,可不用跟其他迷妹们分享。

  他喜欢周泽楷。「暗恋」那种喜欢。

  情不知所起。当江波涛意识到他依赖上这个帅气但沉默的少年时,他已深陷进名为「周泽楷」的泥沼中,无法自拔。当周泽楷帮他讲题时,当周泽楷对着他笑时……讲真的,很难不让他心动。他甚至有时会藏不住自己心意。

【01】
  
  「江波涛,江波涛!」

  「啊?老师什麽事?」他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  「副班长上课分心可不行啊,来,上来解这题。」

  江波涛从他的座位上缓缓走上讲臺,望着满黑板的符号,不禁满头黑线。妈呀,他不过就分心了一下,怎麽板书就变天书?他瞪着黑板愣了好久,脑海不断回忆曾经算过的试题,犹豫了很久,才举起手上的粉笔,歪歪扭扭写下几个算式。

  台下散开一阵浅浅的笑声。

  他在臺上挣扎了一下,终是举手投降。「老师,我不会。」

  「看算式看的出来。」老师从原先撑着讲臺看着他的姿势换成面对全班。

  突然周泽楷站了起来,走上讲臺拿起另一支粉笔,在江波涛诧异的眼光下刷刷刷的写了起来,下笔整齐快速,看得出他的熟练。从黑板上方写到最底,每个步骤都是简明扼要的,最后在一排的算式旁写下答案。正如周泽楷这人,原则分明却向来寡言。

  「这裡错了。」写完答案后,周泽楷还圈起江波涛的式子,并贴心地在下面附上公式,然后转身下臺。

  「被班长英雄救美?你这副班长还要更努力才行。回座吧。」老师打趣地说到。

  「好的,一定一定。」他敷衍着应过去,走下讲臺坐回座位。

  坐下后一抬头,江波涛发现周泽楷正回头看着他。

  『班长,刚刚谢谢你。』他做着口型说到。

  周泽楷则眨了眨眼,唇角勾起一抹微笑,算是回应他。

  江波涛别过眼,不打算再去看周泽楷。

  诚如老师所说,他还必须更努力才行。自己虽然文科好,但理科就像分数断层,每每排名考得不理想时,皆是被理科给拉下来的。他和那些肤浅的「周泽楷颜控粉」不一样,他的野心挺大,不只想要远远的仰望周泽楷,他想站在他的身边,不论是以什麽身分。

  所以,要更努力地追上那常年徘徊于校榜前十五的名字才行。江波涛在心裡这麽告诉自己。

  也许是有了追逐的方向,凝滞的空气忽然流动了,时间也随着老师的讲解一点一点的流逝。跟着引导一步一步去做题目,似乎也没有那麽索然无味。

【02】

  「好啦,今天课就上到这。作业记得要完成,下课。」

  江波涛对着他刚翻开的数学作业本,进入神游太虚的状态。

  突然想要开始认真没错,但他之前的数学课可是实力放空的。最基本的题目还完成的了,但只变得稍微有些複杂,他可就完全找不出思路与突破点。所以现在看着通篇的「进阶挑战」、「思考训练」题,江波涛瘫在桌上。

  人生好难,数学更难。

  他借着趴着的姿势方便,开始肆无忌惮地欣赏着周泽楷。和自己不一样,周泽楷一翻开作业本,马上就能开始振笔疾书,连读题都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。更别说计算,透过心算的能力,解一道题可是很快的。不用一节下课,周泽楷就写到一章的最后,于是阖上簿子,收进抽屉中。

  这可令江波涛好生羡慕。明明都是上同样的课,怎麽他作业可以写那麽快啊?而反观自己,做一个题差不多就要花上周泽楷十倍的时间。他用手撑起头,瞄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作业,歎气。

  有片阴影挡住了他作业的空白处,习惯性使然,他转头往挡住阳光的方向看去,猝不及防的对上周泽楷的脸。

  「班长怎麽了?」迅速压下一瞬的惊慌,江波涛再开口,已经恢復如常一般平静的声音。

  「不会?」周泽楷指了指他空白的作业簿,盯着他看。

  江波涛尴尬的笑了。

  周泽楷可没漏掉江波涛表情裡的情绪,于是富有行动力的拉开江波涛前座的椅子,转身坐下,随手从自己的桌上顺来课本与铅笔。

  「这个,要带这裡。」

  「啊,是这样吗?」

  「这裡错了。」

  「难怪我一直算不出来,原来突破点在这。」

  周泽楷不是第一次帮他讲题。讲题时话一样很少,但每个指示都能讲到江波涛的盲点上。做着做着,他忽然就茅塞顿开了,似乎、好像有一点抓到这裡要的技巧了。

  多实质的进步。江波涛感激地看着周泽楷,他简直就是天上派来的天使。

  「班长,真的多谢。」他笑着抬头看周泽楷。

  「别叫班长。」出乎意料,周泽楷脸上居然有小小的,类似不悦的情绪。

  「嗯?为什麽?」他有些反应不来,难道自己做了什麽让周泽楷不悦的事吗?

  「生疏。」周泽楷抿唇。

  江波涛挺诧异。但不叫班长要怎麽叫才比较适当?

  「小周。」嘴动的比脑子快,他很久以前就想这麽叫周泽楷了。就怕太亲密引起反感,一直不敢开口。

  「江。」周大班长很满意,露出了一点笑。

  江波涛受到了暴击,自己的心脏好像要受不起周泽楷这麽撩,整个人都晕呼呼的。

  实在是不妙,大大的不妙。

  他怕自己藏不住了,那些深锁匣中、沉入心底的心意。周泽楷总无意识地去撩拨他,让他脑海叫嚣着的情感都快要冲出唇边,想让那人知道自己是多麽的喜欢他的一切。

  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麽做。他不敢赌、也没办法赌上他俩之间的友谊,周泽楷会不会以为只是玩笑?会不会渐渐与他疏远?会不会因此瞧不起他?

  只要往前一步,就是万丈深渊,他却控制不住的向前走。

【03】

  「江?想什麽?」周泽楷伸出手在他面前挥几下。

  「放学后要不要一起去喝奶茶?我请你吧。」

  江波涛简直就要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贊,这样周泽楷不但不会再追问,也许还能赚到一些独处的时间,开心。

  「今天不行。」结果周泽楷一句话就打碎他的开心了。

  他还没来的及把心捡起来黏好,周泽楷又开口。

  「明天?」

  「好啊。我一时忘记了,你今天要补习的对吧?」

  「嗯。」

  啊,这样就约到了啊,开心。

【04】

  拎过店员给的奶茶,江波涛往树下慢慢往树下走去,周泽楷正坐在那裡的石椅上等着他。傍晚时分斜阳正好,穿透扶疏的叶,一点一点的撒到少年身上。

  江波涛眯起眼,加快步伐往周泽楷那儿移动。

  「来,你的奶茶。」他拿出其中的一杯,附上吸管递了过去。

  「谢谢。」周泽楷接过。

  江波涛在他旁边坐下,吸了一口奶茶。

  然后他愣了几秒。味道不对,不够甜。

  他转过瓶子看了看标籤,「微糖少冰」。他好像,拿错杯了啊。刚刚递给小周那杯,才是他原本要喝的正常甜吧。

  周泽楷看着他,也跟着喝一口,眉毛微不可见的皱起。好甜。

  「啊哈哈,小周,我好像拿错杯了。」江波涛举着奶茶,苦笑。

  「换?」

  「不介意吗?」

  「不。」

  江波涛换过奶茶,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的。这个进展神速,他都和男神间接接吻了。现在不只开心,好幸福啊。 


【05】

  盛夏未至,傍晚的风还带有一丝凉意,清风抚过年少的悸动,只在空中留下一抹若有似无的情愫。

  周泽楷和江波涛沉默的并肩坐着。

  两人都不是爱热闹的性子,安静的环境正是最适合彼此的相处距离,他俩大部分时间都是如此,倒也不觉得尴尬。

  大抵这个年纪的男孩皆是热烈张扬的,喜静的周泽楷在人群裡显得格格不入,他太耀眼,但也太寡言。与人交流的问题把一颗少年炙热的心浇熄,他最终筑起一座高牆,将自己封闭其中。

  一直孤独着,直到江波涛的出现。

  彼时江波涛才刚转进班内,但不出三五天就和大家打成一片。大概身上自带着的温和气场太特别,就像水,在不知不觉间渗透。不仅能渗入班上,也能透入周泽楷的高牆。他惊奇的发现,纵使只有隻字片语,江波涛也能准确明白自己想表达的。

  是江波涛带着周泽楷走出高牆,让他与整个世界接轨,让班上渐渐瞭解他的个性与能力,让他能融入大家的世界。

  周泽楷侧过头,望着江波涛。

  望着他习惯性挂在脸上的那抹恰到好处的微笑,时光正好。

  「小周怎麽啦?」注意到周泽楷的视线,江波涛问。

  「没。」

  想说,江,真好。

【06】

  「不、不好意思,请问是江波涛同学吗?」

  一道声音划破原先平衡的微妙宁静,令长椅上的两人不禁皱了皱眉。

  毕竟人家还是专程来找江波涛的,他平復了自己的表情,抬头道:「是我。请问有什麽事吗?」

  说完才后知后觉的看向来人,觉得这个女生长得好像有些熟悉。他花了片刻才想起,她不正是吕泊远和吴启整天拉着他看的隔壁班花吗?

  还不等愣着的江波涛回神,班花同学就迅速的掏出侧背书包中的粉色信封,塞入他的怀中,然后转身拉起旁边朋友的手,往反方向跑走。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丝毫没有一丝停顿。

  江波涛完全呈现目瞪口呆状态。

  倒也不是他第一次收情书给吓的。在转学之前,他也称得上是校草之一;长相可说眉清目秀,而脸上总是挂着微笑,个性体贴且善解人意,从未与人产生冲突,在同性与异性间的人缘都是极好的。单论体谅且尊重女性这点,老早甩了同龄的毛头小子们几条大街。这样的他当然是不乏追求者的。

  转来这裡之后,他从「收情书的」转任「转交情书的」。身边的周泽楷、孙翔都太过耀眼,可怜江波涛,整天收情书到手软,却没有一封是给自己的;偏偏那两人对这档子事不上心,当他把信封递过去时,总摆摆手让他帮忙处裡掉,温柔的江波涛在处理完后总觉得罪恶感满满。

  而今终于收到给自己的,他却呆滞了。他可还没问出「是给周泽楷还是孙翔的?」。

  「江,情书。」

  若是论说有什麽东西对唤醒待机状态的江波涛最有效,那大概就是周泽楷的声音吧。

  「啊,是的呢。居然是给我的,而不是叫我转交给我们的班草大大。」瞧,他这就马上回神,还恶趣味的调戏了周泽楷。

  手上小心翼翼的把贴有爱心胶带的封口拆开,缓缓抽出裡面的信纸。是以前养成的习惯,纵使无法回应姑娘们的感情,他还是会把情书认真看过一遍,这可也是人家的心血,他做不到像周泽楷和孙翔那样直接扔掉,太辜负她们的感情。

  把信纸摊开,看下去之前眼角撇见周泽楷好奇的眼神,于是决定读了出来。

  「江波涛同学:偶然于校园一隅曾看见你写生的身影,静谧美好的模样深深镌刻于我心中……」

  江波涛的声音沾染上一些笑意,这封情书看起来真像给小姑娘的,他怎麽就不知道自己还静谧美好了?但也不能否认她的用心,字迹看起来是挺秀丽的,通篇没有用立可白修改的痕迹,内容也是挺别致的,完全不像上网随便抄下的。

  「若是有幸能与你相识,请拨打这支电话……电话我就不念啦。」把这封长长的情书念完,江波涛才抬头看向周泽楷。

  敏锐的他瞬间发觉一丝异常。周泽楷的情绪好像不太对。


【07】

 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。

  当江波涛笑着念完情书后,他的胸口变得闷闷的,这个空间突然也有些令他窒息。想逃离这裡。

  「叮咚。」举起手机划开一看,是游戏推送的通知。

  江波涛听到声响,看了他一眼。

  原本的「没事。」到嘴边却变成「要先回去。」,心想这样能比较不尴尬的离开这裡。

  他收了收东西,然后起身,往公车站牌的方向走去。

  「家裡传讯息了吗?那明天见。」江波涛坐在长椅上,对着他挥了挥手。

  明明如此稀鬆平常的一幕,怎麽突然觉得烦闷?心底窜出一把无名火,却不知为谁而生,他明明不是一个容易生气的人。

  加快脚步离开。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仍然缠着他,黑压压的一片萦绕在他的心头上,怎麽会这样?他的人生中还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还没有一件事可以让他如此阴鬱。

  走上公车,周泽楷找了个靠后靠窗的位子坐下,把胡思乱想的脑袋轻轻倚在玻璃上,开始检视自己的异常。

  公车发动,一晃一晃的,让心也跟着上下起伏摇动。回想整件事,情绪波动是从隔壁班女同学把情书塞给江波涛开始,随着念情书时轻柔的声音一路攀升,在念到笑出声时到达最高点。而这整个过程,江波涛对着情书时嘴角都向上弯起,却从未对着他笑的那样温柔。

  从前收到情书,总是平静无波的请江帮忙处理掉;但这次收到情书的换成江,却掀起了惊滔骇浪。

  要是江真的回拨那只手机,真的答应了那人的请求,真的成了她的恋人,那……那他周泽楷要怎麽办?

  江波涛的时间就会被她给佔据,就没办法再陪着自己来买奶茶;还听说那人数理资优,江波涛就不会再拿着功课来问自己,而是捨近求远的到隔壁去问;江波涛就不会再他需要时随时出现,为他解套。而他,也无法再独享江给他带的小零食;无法无时无刻都和江待在一起;无法佔有江各式各样,或古灵精怪、或神采飞扬的笑。

  周泽楷突然发现,他真的不想让江波涛离开自己。

  这种既矛盾又複杂,还带有一丝苦涩和甜蜜的感情,大概就是恋爱吧。


【08】

  江波涛不知道周泽楷是怎麽了。

  他一边抄着黑板上的笔记一边胡乱想。

  从一起去喝奶茶那天后,小周莫名其妙开始有意无意的避着他,单就下课时不来找他这点,其中可就必有蹊跷。

  换作平时,周泽楷去那儿都得带上江波涛,两人感情好得像挛生兄弟一般;现在居然连转头找他讲话都不做!他们原先不是无话不谈的吗?是什麽环节出了问题?

  渐渐变的无心去管黑板上的文字,周泽楷的小小举动总能轻易牵引着他的思绪,使它更加纷乱无章。

  于是他停下笔,回想着最近与周泽楷的互动中,是不是出现什麽不快的事。态度改变好像是从喝奶茶的隔天开始,那麽当天一定发生了什麽平时没发生的。

  仔细想想,与任何普通的一天最不同的……

  也好像只有那封情书。

  在把那封情书读出来之后,他察觉了周泽楷情绪不太对劲。

  ……难道说,周泽楷喜欢那个给他的情书的女生?

  江波涛突然有些颤抖,如果喜欢她,那麽几天来周泽楷对他的那些刻意举动全都有个解释。依小周的个性,断然不可能与他轰轰烈烈的大吵或大打一架;那麽小周多半还是一个人默默纠结着,究竟是要选择心爱的姑娘还是要好的哥们。

  多狗血的剧情,偏偏发生在他身上,更狗血的,是你的哥们爱的是你,而不是你的姑娘。看,多纯正的三角恋。

  挺痛的。他想。

  好不容易终于与小周有近一步的发展,结果猝然的告诉他结尾就在此处。防不胜防的句号就凭空出世,即将为江波涛还未能成长茁壮的青春画下句点。

  原来这就是失恋,那些疗伤神曲倒也不是骗人的,真的好痛。

  江波涛胡思乱想之际,忽然感受一道炙热的视线落在他身上。来源好像正是周泽楷所在的斜前方,按不下心下的好奇心,他抬头看去。

  与周泽楷的视线在半空中交会。

  他没有从小周的眼神中看出任何一丝的负面情绪,一如既往的纯粹,还有带着对他全然的信任。但在江波涛怀疑自己是否误会周泽楷对女孩的感情的下一秒,周泽楷移开了视线。速度之快,看起来就像在逃难似的闪避。

  ……连我的视线也要躲了。


【09】

  「咚咚咚。」一阵脚步声经过,教室裡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早已下课。

  下不下课对周泽楷来说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差异性。他的目光从江波涛的身上移开后,便一直落在走廊上。

  走廊人来人往,虽然纷纷攘攘,却能沉淀下周泽楷的思考。

  尤其是他的大脑处理完「原来我喜欢的人是江波涛」这个信息量爆炸的时候,现在可是特别需要放空。

  别看平时上课时放空易如反掌,当脑内装下一大团如同糨煳的複杂想法时,
可恨不得把这一大堆的东西全都屏弃。

  周泽楷脑内的暴风中心是江波涛。有用或无用的思绪因中心而生,蛮横的充满着他所有可思考范围。

  他初开的小小情窦,似乎和别人长的不一样。其他人只要担心如何表白、会不会被拒绝等;而他,目前想到最好的法子就是将「喜欢」埋在心裡,不让别人发现,更不能让喜欢的少年知道,就怕江因反感而疏远他。

  他有些懊恼。自己是再明白不过了,江总能洞悉他的情绪,有什麽是瞒不住江的?最好的方式就只剩离江远一些,让他外泄的感情不容易被捕捉。

  照这个方法做了几天,自己倒先受不了,没有江的世界彷佛暗了三分,做什麽都无趣的很。自己难受的紧,江却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  ……也是。看江读那封情书的神色,那大概就是江喜欢着的女孩。她是何其有幸能得到江的青睐。

  哦,说曹操曹操到。隔壁的那个女孩恰好从窗边经过,眼神还往教室裡一直飘,想必在寻着江波涛的身影吧。

  好烦,看着她简直比跟楼上黄少天独处还烦。

  反正江也看不到,小小的嫌弃一下那个女生也不会怎麽样吧?

  这麽想着的周泽楷,给了窗外一个「折损自己男神形象」的白眼。

  做完之后,他感觉自己畅快多了,原先的纠结似乎也变得没什麽意义,让感情深埋于心底不是自己的作风,他一向不脱泥带水的闪躲。既然喜欢上了,那就大胆地告诉他吧。

  虽然从未想过和同性在一起。

  但是是江的话,好像,没什麽不可以。


【10】

  人算总不如天算,周泽楷自认为秘密的那个白眼还是被江波涛捕捉个正着,脸上的不满情绪也被他进收眼底。

  小周不是喜欢她吗?难道是他眼花?

  举起手揉了下眼睛,再重新看向周泽楷,白眼翻完了,可脸上表情显得如此不耐,就差把「我很不爽」写在脸上。

  他自诩一向能把小周的情绪猜得很准,现在却读不懂周泽楷在想什麽。假设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,问题就出现了,小周绝不可能对着心仪的人流露出负面情绪;如果先前猜测错误,小周又是为何而躲着他?

  恋爱总是让人不自禁的思考很多。

  有没有那麽一点点的可能,小周的心事是和他一样的?有没有那麽一点点的可能,他和小周是两情相悦?

  想法一萌芽,便在脑海中疯狂滋长。小周对他,好像有那麽点不一样?「小周」的称呼只让他叫、当他课业有问题时会马上为他解决、之前作业没写完也让他抄、打完篮球后会多买一瓶冰水给他、下课时会递给他小零嘴……周泽楷好像只对他这麽好。

  江波涛轻轻摇了摇头,决定晚些再想这件烦心事。他整理了一下有些杂乱的桌面,却发现底下还压着没抄完的笔记。

  环顾四周,发现好像没什麽人可以借他笔记。杜明孙翔吴启等人不用问,想必现在也是满世界借笔记;于念的笔记本已经被吕泊远借走,而且吕泊远几乎是全部都没抄;唯一靠谱的方明华不在,大概又去找自己的女朋友了;班上其他小伙伴的笔记不是没抄就是借别人抄了。江波涛感受到世界对他深深的恶意。

  周泽楷的笔记本好像还在桌上。虽然他们现在很尴尬,但借个笔记应该没关係吧?而且,还能就近观察下小周的情绪,一举两得。江波涛心下盘算着,动作也不落下,直直朝着周泽楷走去。

  「小周,能借我下刚刚上课的笔记吗?」

  「嗯,好。」

  周泽楷的情绪和平常一样啊,难道是自己想太多?
  算了,专心把笔记填完吧。江波涛翻开周泽楷的本子,决定先写再说。

  周泽楷的笔迹和长相一样,隐约看得出一些刚毅的棱角,却不违和的很好看,页面整体也整齐乾淨,一看就知道是好学生的笔记。其实江波涛的字迹也很秀丽,不同于周泽楷的风格,显得格外清秀。也因为比较飘逸,书写的速度也相对较快速,不消一会儿就补完老师用将近三分之一节课所写的。

  在周泽楷笔记的最角落,有一个用铅笔写上的小字。

  『江』

  眼尖的江波涛当然没有漏看,内心刷过一条又一条的疑问。那个「江」指的是我的姓的「江」吗?还是我自作多情?这个「江」有什麽特别的意义吗?还是碰巧写下的?周泽楷他……难道真的喜欢我吗?还是其他姓江的人?

  江波涛花了点时间处理激动,然后细细思索脑内的资料。两人重迭的交友圈内除了他以外没有姓江的,而且因为个性关係,周泽楷也没有参加什麽社团或组织。他也看过周泽楷补习班的广告,并不记得有看到这个姓,他们这个年级裡面,也没有什麽特别有名的江姓人士。

  难道真是自己吗?

  心下冒出的好奇心使江波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他把周泽楷的本子往后翻了一页。

  在边边一条空白的地方,有一个浅浅的字迹,就像用铅笔写上,然后又擦掉的。他凑过去,眯起眼睛辨认,模煳中好像是这麽写的。

  『你是年少的欢喜』

  这个举动瞬间让江波涛的大脑停止运转了。如果前面的「江」是他的话,那这句话的意思?事情真的就像他想的那样?不会是梦吧?

  他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好痛,代表不是错觉啊。

  原本还有些犹豫,现下决定放飞自己的心情了,矜持是追不到男朋友的。江波涛从桌上找出铅笔,在周泽楷的字迹旁写下一行。

  『喜欢的少年是你』

  写完后,他抬起头,警惕的看四周有没有人发现他的小动作。都各做各的事,很好。江波涛心满意足地放下铅笔,把周泽楷的本子阖上,走到他的座位旁,递给他。

  「小周谢谢你。」

  但完全不敢看向周泽楷的脸。


【11】

  其实当周泽楷把笔记本递给江波涛的下一秒,他心下「匡当」一声,知道自己大概翻车了。

  刚刚上课时走神想着江,就随手把『江』写在本子的角落,然后,好像,忘记擦掉了。

  下一页好像还有,昨晚在网路上看到的一句话,觉得适合,就记下了,想着江的时候顺带写上。好像是『你是年少的欢喜』吧?特别想对着江说。

  江等等会不会看到啊?呜,好紧张。可无法否认心裡隐约带着期待,期待着江波涛看到之后会做出他心裡所设想的回应。虽然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,仍不妨碍他对未来的幻想就是。

  江波涛抄笔记时他一直用着眼角馀光去瞄,心情忐忑却不敢直视,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。只能写写作业来让自己分心,看着题目却也无法集中精神在上面,一颗心悬在江波涛的座位上。

  「砰砰,砰砰」

  心跳的声音像打鼓,一下一下,又重又快。

  度秒如年,到后来他已经不敢再去看江波涛。对着英语作业发着呆,看着满满的字母,心如乱麻。

  后来江波涛还笔记本时,他也不敢对着江的脸。

  接过笔记本后,抱着複杂的心情打开,翻到最后写的那几页。太紧张,指尖都在颤抖,途中翻错了几次才寻找到那页。

  在熟悉的那页看到了熟悉的一行浅灰色铅笔迹,却不是熟悉的笔迹也不是熟悉的位子。字迹实在太淡,他只能举起本子细细端倪。

  江的字。【喜欢的少年是你】。

  猛然想起自己已经把那行字擦掉了,只留下浅浅的凹痕,恰好就在江写的字的旁边。

  现下好像不是想自己的字的时候。江波涛他,也喜欢自己吧。

  周泽楷回头望向江波涛,然后在江波涛含笑的眸中看见同样笑着的自己。


【12】

  周泽楷哪是我年少的欢喜。江波涛心想。


【13】

  江波涛哪是我年少的欢喜。周泽楷心想。


【14】

  他是我一辈子的欢喜。

Fin.

评论(10)

热度(80)